快速发布求购|本站服务|

全国免费采购热线:277652616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铸造新闻 » 正文

进口铝资源支撑50%以上原铝生产——中国铝产品进出口大数据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4-15  来源:尚轻时代  
核心提示:2019年,中国铝土矿进口量继续增长,首次超过1亿吨,进口金额达到51.4亿美元,分别增长21.7%和15.9%,再创历史最高水平。氧化铝进
        2019年,中国铝土矿进口量继续增长,首次超过1亿吨,进口金额达到51.4亿美元,分别增长21.7%和15.9%,再创历史最高水平。氧化铝进口量恢复增长,达到169万吨,进口金额7.45亿美元。此两项铝原材料进口总额达到58.85亿美元。

2019中国电解铝产量3593万吨,下降了1.8%,氧化铝产量为7247万吨,同比下降1.0%,铝材产量3610万吨,增长0.8%。2019年,铝行业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1.8万亿元。与此相对应,2019年中国铝及铝制品、铝车轮出口301亿美元,净出口242.8亿美元。

据尚轻时代估算,2019年中国一次铝资源(铝土矿+氧化铝)对外依存度达到51.5%。目前,以超过一半的铝资源需要大量进口的局面,支撑着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的原铝、氧化铝、铝加工材及铝制品生产国,同时也支撑着更多下游制造业的发展。

本文我们将主要给出铝土矿和氧化铝方面的进口数据,为大家提供一些信息,了解这些原料进口的规模变化,来源变化,以分析未来趋势和把握未来的风险。

表1.2016-2019中国铝土矿氧化铝进口(万吨、亿美元)

QQ截图20200415101440

铝土矿进口量数据

从2005年开始,随着电解铝投资拉动的民营氧化铝厂的兴起,中国铝土矿进口量进程开始突然加速,从2004年的88万吨,增加到2019年的1亿零66万吨,15年期间增长了113.4倍,年均增长率为37.2%。同期,中国累计进口铝土矿6.5亿吨,累计花费332亿美元;累计进口氧化铝6043万吨,累计花费38亿美元。而在同期,中国电解铝产量增长了4.37倍,氧化铝产量增长了9.4倍。可见铝资源的进口依赖度越来越高。

铝土矿进口分国别情况

目前中国铝土矿进口主要货源地有12个国家,且分布比较集中。2017-2019年,几内亚成为中国最大的铝土矿供应方,进口量达到4440万吨,占比44%,增长16.1%;其次是澳大利亚,进口量3604万吨,占比36%,增长21.6%;第三位是印度尼西压,进口量1444万吨,占比14%,增长91.4%。从这三个国家的进口量达到总量的94%。

表2.2016-2019中国铝土矿进口量分国别(万吨)

QQ截图20200415101440

总体上看,全球铝土矿分布较广,储量巨大。过去15年间,中国铝土矿进口主要货源地变化比较大,最大供应国四度易主。2013年及以前,印度尼西亚一直是最大供应国,中国进口量于2013年最高达到4739万吨,其2014年开始该国开始限制铝土矿出口;2014年澳大利亚成为中国铝土矿最大供应方;2015年马拉西亚成为最大供应方,进口量达到2356万吨,随后从2016年1月31日期到2019年3月31日,马来西亚政府实施了开采限令;2016年,澳大利亚再度成为最大供应方;2017年开始,随着赢联盟在几内亚的铝土矿项目陆续投产,几内亚一跃成为中国最大供应方。

QQ截图20200415101440

这张主要货源地进口量曲线图更清晰的看到中国铝土矿进口的变化历程和发展趋势。出于生态环境、产业政策、内部纷争、治理管控等多种原因,一些国家对铝土矿的开采及出口政策不断变化,总是存在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甚至大起大落。相比之下,过去10多年,澳大利亚是中国最稳定的铝土矿供应方,进口量逐步增长。随着多家中资公司在几内亚投资开发的铝土矿项目陆续投产,几内亚将继续成为中国最大的进口铝土矿货源地,其比例还将不断提高。

铝土矿进口金额及单价

表3.2016-2019中国铝土矿进口金额分国别(万美元)

2004年,中国进口氧化铝金额为2580美元,2019年中国进口铝土矿花费51.4亿美元,从2005-2019年的15年间中国进口氧化铝累计花费332亿美元,增长了128倍,年均增幅42.3%。

表4. 2016-2019中国铝土矿进口单价(美元/吨)

QQ截图20200415101440

中国进口铝土矿单价整体是上升的趋势,当然这受到多种因素影响,不好一概评说,但是至少没有明显的价格中心下移的局面。在国别比较当中,来自澳大利亚的氧化铝虽不是最便宜的,但却是最稳定的。

世界铝土矿贸易流向

按照2018年的数据,全球铝土矿进口贸易量1.12亿吨,其中中国占了74%。2019年的全球数据还没有,但是估计中国的进口量的比例进一步上升,在85%左右。其他铝土矿进口国有乌克兰、冰岛、美国、加拿大、阿联酋等。

表5. 2016-2018全球铝土矿主要进口国(万吨)

全球主要铝土矿出口国是几内亚、澳大利亚、印尼、巴西、牙买加、圭亚那、印度、土耳其、加纳、马来西亚等。近三年,几内亚产量出口量迅速增长,已经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但是,铝土矿开发多元化的态势也在形成,将有更多国家加入这个行列。

表6. 2016-2018全球铝土矿主要出口国(万吨)

QQ截图20200415101440

中国氧化铝进出口贸易

中国氧化铝与铝土矿进口量此消彼长,氧化铝进口量逐步减少,从最高年份2005年的702万吨,降到2018年最低的51.2万吨。2018-2019年,由于国际氧化铝市场出现供应短缺和价格暴涨,中国氧化铝还出现了净出口的局面,属于特殊事件,不会持续。由于国内氧化铝产能的持续扩张和中资企业海外铝土矿项目的集中投产,预计氧化铝进口量还会维持相对较低的水平。但是在一定条件下,国外低成本氧化铝的进口量还可能适时回升,这一趋势也有很大的变数。整体上比较,国外氧化铝主产地的成本优势较国内明显,在国外电解铝产能格局发生变化和其他一定条件下,全球氧化铝的贸易流向还会发生变化,进口氧化铝的价格优势还会显现,对国内部分氧化铝厂乃至行业形成一定压力。

表7.2016-2019中国氧化铝进口量及主要货源地(万吨)

对铝资源进出口大数据的简要评论

1. 中国铝资源对外依存度加大,喜忧参半

随着铝土矿进口量的的攀升,中国一次性铝资源的对外依存度不断加大。据估算,2017年对外依存度为40%,2018年为45%,2019年达到51.5%。总体上看,这是一种对铝产业积极有利的趋向,很大程度弥补了国内铝资源的缺口,解决了资源禀赋不佳、资源量少、矿石条件差等问题,确保庞大的铝产业的“有米之炊”,也直接维护着中国氧化铝、电解铝及铝产业链保持一定的国际地位和竞争力。这是历史和现实的选择。为达此目标,国内相关企业和铝业工作者展现出了极大勇气和开创能力,历经了千难万苦,承受了巨大压力,承担了诸多风险,积极践行走出去战略,为产业发展开疆拓土,开辟新路,终于取得了重大进展,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教训。

截至2019年底,中国企业已在几内亚、印度尼西亚、牙买加、斐济、加纳、圭亚那等地实施了十余个铝土矿及氧化铝项目,累计获得境外铝土矿资源估计约百亿吨;拥有海外氧化铝产能超过500万吨,其中部分建成、部分在建。

但是,也应该看到,当前这种局面也伴随着一些风险因素,主要体现在进口铝土矿在生产、运输、残渣赤泥处置方面产生的环境问题,铝产业供应链稳定性、持续性、经济性的问题。

铝土矿全球贸易量的迅速增加,拉动了铝土矿主产地的矿业开发强度骤然加大,对生态环境的扰动也骤然加大,开发者和生产商在当地面临负责任生产、可持续开采和社会责任方面的挑战;在铝土矿的大规模运输过程中物流量骤然加大,对环境影响也越来越大。不论外资和中资,如果开发方与铝土矿开采相关的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方面的问题没有处理好,极易产生与当地社区和利益相关方的矛盾和冲突。加之开采地政局本身的稳定性、产业政策、贸易政策、政府管治等方面的变化,也极大的影响铝土矿的稳定供应。过去六七年间,在海外主要铝土矿产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几内亚,这方面的事件时有发生,铝土矿供应和全球贸易一直处在风雨之中。

利用进口铝土矿生产氧化铝,这条路走通之后,国内氧化铝规模一直在持续扩张之中,规模扩张带来的赤泥处置问题日益突出。

据工信部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赤泥累计堆存量超过11亿吨。由于缺乏经济可行的赤泥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大量赤泥长期堆存,不但占用大量土地,还存在土壤、生态环境及水污染等风险。随着进口铝土矿越来越多,氧化铝平均矿耗量和赤泥产生量会越来越高。按照平均1.6吨赤泥/吨氧化铝估算,每年赤泥产生量超过1.1亿吨。

赤泥的主要污染物为碱、氟化物、钠。但多项研究表明,赤泥中还含有超过《土壤环境质量标准》规定临界值的砷、铅、铬等重金属和放射性元素,在雨淋、风化、地表径流等外界作用下,变成潜在的放射性—重金属复合污染源。

如果氧化铝产量持续增加,赤泥累积量会越来越大,将给相关地区带来更大的土地和环境困扰,环境承载力将成为发展瓶颈。

2. 海外铝资源开发战略要进一步规避风险,要有更高战略、更多路径并适度发展

中国铝土矿资源禀赋不佳是个业内尽人皆知的事实。据自然资源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铝土矿储量4.5亿吨,仅占全球1.5%;但是据推算,2019年中国铝土矿开采总量约9500万吨,超过全球总开采量的30%。按照2019年中国铝土矿开采情况测算,储采比不足5年。国内铝土矿资源保障年限较短,难以长期稳定支撑中国铝工业发展,国内铝土矿资源存在较大缺口。因而最大限度利用国外铝资源仍将是一项长期的行业战略和国家战略,这也早已经成为共识。

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做出任何决策行为都需要尊重,地方政府的考量和产业发展的冲动可能也都有其合理性。但是,铝资源开发和利用问题,涉及面广、影响深远,不仅是企业和地方层面的问题,更应该是国家层面和行业层面、产业链层面的问题。要突出国家战略,制定并严格实施行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和产业布局。业界多有认为,现行产业政策和投资管理政策,不能有效抑制铝土矿资源的过度消耗和氧化铝投资的冲动,需要适时进行调整。

关于铝资源海外开发战略,在此插入一段本人在2003年的文章中的一段文字,该文的题目是《当务之急:最大限度利用国外低成本铝土矿氧化铝资源》,仅供参考:

鉴于中国铝资源的短缺性及其面临的严峻形势,应着眼未来20-30年,制订并实施铝土矿、氧化铝资源的全球化战略。中国全球化矿产资源战略的理念包括 “一项原则”、“两个基本点”、“三个时期”和“四个安全”。

坚持一项原则: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把握二个基本点:

①资源—环境—经济发展的平衡点

②矿产资源可持续供应的政策支撑点

考虑三个时期:在和平时期、非常时期、特别时期的资源战略和对策

保证四个安全:要在矿产资源可持续供应问题上考虑和确保:

—国家经济安全

—国家环境安全

—国防安全

—子孙后代资源安全

中国铝土矿、氧化铝资源的全球化战略,应考虑长期性、阶段性,应由铝土矿战略、氧化铝战略、贸易战略、投资战略、竞争与合作战略、地区战略、企业战略等多层次构成。应坚持国家利益最大化原则,并不断调整与之相矛盾的做法和观念,甚至要有放弃局部利益和眼前利益的决心和勇气。

国外铝土矿、氧化铝开发要鼓励联合和协调,并保持适度竞争,以提高运营效率和质量。但要坚决避免多头无序对外,以使“渔翁得利”。

要实现氧化铝的全球化战略,健全法制和建立科学决策制度是前提保障,而市场将是最终的决定性力量。

尽管全球范围内铝土矿资源保证程度高达200年以上,但是能够被我国经济性开发利用的资源毕竟是有限度的。在全球资源战略中,我们的起跑已经晚了,没有理由把步子放得更慢更小。铝土矿及氧化铝是全球性竞争商品,在竞争性市场领域,客户理应成为有主动权和决定权的一方,这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作为全球铝资源消费大国和主要购买方,在全球铝土矿资源丰富、氧化铝低成本产能巨大的背景下,中国应该成为这一市场的主导者,占有极大的主动权。

要立即采取措施,较大力度降低国内铝土矿开发强度,抢救性保护国内有限的铝土矿资源。要未雨绸缪,做好对全球铝资源投资和贸易的风险预估,在矿产资源可持续供应问题上考虑和确保国家经济安全、国家环境安全、国防安全、子孙后代资源安全。

最大限度利用国外低成本铝土矿、氧化铝资源,应制订多样化策略和采取多种方式,并有重点和次序。要在铝土矿贸易采购、海外铝土矿直接投资之外,还要加快其他路径的探索和实施,包括:

  • 以投资购买产能产能、投资入股等方式参与国外既有或扩建的低成本铝土矿、氧化铝项目。

  • 在直接投资开发海外新的铝土矿的同时,就地建设氧化铝厂。在这一方案实施时,应吸收多元投资,整合各种资源,有效解决资源可获性、运营管理可靠性、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等复杂问题。

  • 寻求在境外合适地方建设电解铝项目,转移国内部分闲置优质生产线,利用绿色清洁能源发展海外电解铝及上下游一体化项目,在全球范围部署铝产业链。这也是中国铝资源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 自发地、有组织地结成铝土矿、氧化铝采购联合体,或依托有实力和经验的大公司,联合参与海外大贸易合同投标及商务谈判,掌握采购及订价的主动权。

  • 积极扩大利用国外废铝资源,也是铝资源全球战略和多元进口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要树立废铝是资源的理念,改进废铝进口贸易监管的制度,将进口的大门再开大些并严格监管,不能因噎废食,将优质废铝资源拒之门外。

(注:由于上述文字写于2003年,部分情况不适用现阶段,仅供回顾和参考)

3. 根据国内铝资源供应格局和国内外铝市场新形势,适时调整铝产业政策和策略

中国铝资源的大量进口和铝加工材铝制品的大量出口,决定了这一产业的国际化特征极为显著,是全球铝产业链、价值链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从产业链角度,珍惜良好的国际经济环境、维护良好的贸易秩序是我们最为期待的,互补共赢是我们的共同目标。

但是,在贸易保护和贸易争端结局的阶段,人类社会又遇到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时刻。疫情远未结束,全球经济体系调整、全球产业链重构的观点已经发出,趋向已经显露,全球经济遭受重创并将长期低迷几乎也成定局。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党委书记葛红林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达了对疫后全球产业链变化的看法。他认为应理性地认识到,疫情之后,全球发达国家对各自产业链的痛定思痛之后,将加快弥补和完善各自或区域化的完整产业链,形成竞争中心,有的甚至在重塑“去中国化”。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绝不能自以为是地认为国外资源会以中国为中心,纷纷涌入。从全球经济发展的大局来看,形成多个完整产业链中心是未来客观的发展趋势,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应当顺势而为,积极参与,包括鼓励我国的企业“走出去”参与,把握主动权。

对铝行业和铝企业来说,应该意识到更多的风险和挑战已经到来。简而言之,至少有以下形势和问题需要政府、行业和企业层面共同面对:

  • 国内市场铝消费会有多大程度多大速率的下降?

  • 今年和未来的国际市场会有多大的下降,同时能给中国铝留存多大的容量?

  • 如果海外疫情延续,特别是在向我们出口铝土矿和氧化铝的国家疫情严重,对中国铝供应链会有怎样的直接影响和连锁反应?需要如何应对,有何预案?

  • 如果铝需求和铝产量下降,未来是否还需要进口那么多的铝土矿?

  • 是否还需要在国内沿海地区建设新的氧化铝项目,已经开工项目是否需要酌减目标?

  • 是否需要继续扩大在海外的铝土矿投资开发力度?是激流勇进,还是激流勇退,适可而止?

  • 海外投资项目运营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可持续性标准以保持良好的行为规范?

  • 特殊时期,再度评估,谁是可以信赖和选择的长期合作伙伴,谁不是?

  • 当然,还有电解铝产能和铝加工的存量产能如何调整,等量置换和增量产能是否必要等问题。

  • 在国内资源环境约束越来越大、承载力越来越低的背景下,产业链应该如何重新确定国际定位?产业转型和供给侧深化改革的重点是什么?

(文中进出口数据来源:海关公开信息)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