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发布求购|本站服务|

全国免费采购热线:277652616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铸造新闻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万丰奥特主席陈爱莲:铸造应从“两高”行业中调整出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5-28  来源:我要外协网  
核心提示:5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万丰集团董事局主席陈爱莲乘机抵达首都北京,出席即将开幕的全国两会。作为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
      5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万丰集团董事局主席陈爱莲乘机抵达首都北京,出席即将开幕的全国两会。

mmexport1590015103813.jpg

作为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以来,陈爱莲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求真务实、敢于担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提出许多接地气、反映社情民意的议案建议,其中多项议案建议被相关部门采纳。今年两会上,陈爱莲将向全国人大提交9条高质量的议案和建议,内容聚焦法律、经济、体制改革等领域,履职尽责、不负所托,为人民发声,为发展建言。

为实现铸造以及相关产业的协同发展,陈爱莲将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建议:

一、应尽快制定“两高”的评价标准,依据标准在涉及具体行业、具体产品上开展评价工作;

二、应将铸造工艺从“两高”行业中调整出来;

三、持续建设工业强基工程,加大对铸锻等基础制造能力提升的关注程度。

将铸造纳入“两高”并不科学

“将铸造列入‘两高’缺少标准依据,而且并不科学。”陈爱莲直言,“两高”泛指一个行业,而铸造则是一门基础“制造工艺”,将一门基础“制造工艺”列为“两高”极不合理。而由于很多金属零部件都采用了铸造工艺,例如汽车发动机的缸体、缸盖和航空发动机叶片等,因此将铸造列入“两高”,就意味着采用铸造工艺生产的汽车零部件、轨道交通铸件、机床铸件和发动机叶片等军工和航空航天铸件都被定义为“两高”产品,这显然并不合适。

此外,陈爱莲认为,目前对于铸造生产的能耗和环保水平未能客观认识。一方面,从能耗角度来看,金属零部件采用铸造方法生产会比其他机械加工手段更加节能和节材,是最经济的成形方法;另一方面,从环保角度来看,铸造工艺有20余种工艺方法,对于砂型铸造工艺产生的粉尘,其产生量要远小于冶金建材等行业,且工艺技术也正朝源头减量的方向发展。而非砂型特种铸工艺,特别是铝、镁等轻合金高压鋳造、低压铸造、重力铸造等特种成型工艺,其本身产生污染物排放就非常少。

“将铸造列入‘两高’后,涉及铸造工艺的企业受到了巨大的不利影响。”陈爱莲无奈地表示,一些地方政府甚至要求涉及铸造工艺的企业整体加快退出,绝大多数企业基本很难再通过正常渠道获得融资信贷,涉及铸造工艺的企业生存环境变得恶劣。

制定评价标准加强工业强基建设

陈爱莲强调,铸造是一门不可或缺的基础“制造工艺”,是一种金属成型手段,很多行业金属零部件都需采用铸造工艺进行生产,因此为了推动装备制造业以及相关产业的发展,不应当再将铸造纳入“两高”的范畴中。

为确保科学定义,陈爱莲建议,国家应尽快制定“两高”评价标准,依据标准在涉及具体行业、具体产品上开展评价工作。“制造业是一个完整体系,产业需要协同发展,应当尽量避免因‘两高’给某一个行业带来整体负面影响。”陈爱莲如是道。

近年来,随着汽车、5G通讯、航空航天等领域扩大应用铝、镁、钛等轻合金铸件产品,加上重型燃气轮机、核电、海上风电、轨道交通等装备对高性能铸件的要求,工业发达国家都在高/低铸铸造、差压铸造、挤压铸造、半固态铸造、溶模铸造等先进铸造工艺和技术上实现了快速发展。“对于我国制造业来说,‘四基’(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基础)领域是产业发展的薄弱环节。”陈爱莲认为,我国很多领域关键铸件(如航空发动机叶片、核电铸件、高铁铸钢车盘、液压铸件等)仍然是主机和重大技术装备发展的瓶颈,是产业链的薄弱环节,建设制造强国,需要重点提升铸锻等基础制造领域工艺和技术水平。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