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发布求购|本站服务|

全国免费采购热线:277652616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人物访谈 » 正文

职校开出“焊接之花”:焊枪在我手上就是描绘“艺术品”的画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3-16  来源:羊城晚报  
核心提示:一技走天下核电焊接技术关乎国家安全,容不得一丝懈怠,每一条焊缝我都会仔细焊接31年来,全国人大代表、东方电气(广州)重型机
 一技走天下

“核电焊接技术关乎国家安全,容不得一丝懈怠,每一条焊缝我都会仔细焊接……”31年来,全国人大代表、东方电气(广州)重型机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重机”)电焊工白映玉一直坚持在一线奋斗,让青春在焊花中闪耀,被业内称为“焊接之花”。

31年来,白映玉参与了“华龙一号”等数十台百万千瓦级核电站核电产品的焊接工作。从一名从职校走出来的普通焊工,成长为当今中国核电焊接领域的“大国工匠”,她用自己的奋斗经历告诉新一代年轻人,成功的秘诀就是“源自热爱、勤于钻研、贵在坚持”。

 

“焊条在我手上就是‘艺术品’”

被称作“工业裁缝”的焊工,立足凭的是实实在在的手艺,靠的是千锤百炼锻造出的技术。正因为其技术含量高,才吸引着当时初中毕业的白映玉前去报读。白映玉回忆道,以前学校焊接练习工位数量很有限,她经常一有时间就去“抢”位置练习,“我在学校的时候比别人练得更多,花的时间更长,学习得也更刻苦”。

作为女性,和焊接结缘的初始几年,白映玉没少遇到质疑:选择四川锅炉厂技工学校焊接专业时遭到了父母反对,他们认为焊接又苦又累,觉得女孩还是要做些简单轻松的工作;1991年分配到车间的第一天,白映玉的同学更是向她泼冷水,说:“分到这里,怕是活不出来哦!”

确实,在常人无法忍受的高温、狭小、嘈杂环境里作业是焊工的常态。身边许多女同学虽然学了焊接专业,但是在进厂的时候大多都会转行,选择画线、开行车等较为轻松的岗位。在焊工界里,能坚持下来的女焊工少之又少,但要强的白映玉偏偏听从了内心,“我在学校把焊接学得这么好,不想丢下技能!男同志能干的活,女人也可以。只要努力,一定能够干出来!”

在师傅胡明的鼓励和帮助下,她积极参加各种技能竞赛,以赛促技,“师傅会带上我一起参加各种比赛。在厂里的女焊工里面,参加比赛的只有我”,白映玉说,“那时候我希望可以多学一点,一有机会就去其他工位‘偷偷看’其他老师傅的焊接技术,哪个师傅技术好我都会去学”。1997年,白映玉以其在成都市青工大赛上获得的好成绩,晋升为焊接技师,2004年又获评焊接高级技师。2008年进入东方重机工作后, 为了进一步提升焊接技能,她还先后考取了RCC—M、ASME、HAF603等20多个核电焊工资质。

对于白映玉而言,焊接工作并不是一件苦差事,她觉得“焊枪在我手上就是描绘‘艺术品’的画笔”。小学时候的白映玉曾有个画家梦,而现在的白映玉则是以“枪”代笔,依旧描绘她心中的热爱。“我希望通过我手焊接出来的每一条焊缝都是成型美观的,是可以陈列出来被欣赏的,”白映玉说,“虽然焊缝最后会被打磨掉,但是当听到下一步工序师傅的肯定,我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如今,平焊、横焊、立焊、仰焊她样样精通,高空、筒体内各种艰苦的作业形式她都可以承担,她的技术让很多男焊工也自叹不如。她在全国,焊出了名气,也以其敬业、专业,成为全国劳动模范、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打破“魔鬼焊接”诅咒

在2008年3月,怀揣着对核电制造的仰望与好奇,白映玉从四川成都只身来到广州南沙,进入东方重机,开启了核电产品的焊接制造工作。虽然此前,她在焊接领域获奖无数,但主要精力还是聚焦在锅炉压力容器焊接上,核电对焊接技术要求之高,让这员“焊将”也产生了不小压力。核电安全是重中之重,焊接工序正是保证核安全的重要工序之一。哪怕一丝一毫的缺陷,都有可能造成重大核安全事故。

进入了东方重机,白映玉之前的成绩都一切归零,不仅要从头开始学习新的产品结构、新的程序文件、新工艺、新材料等等与核电制造息息相关的知识,还要准确地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彼时,公司核电产品制造还处于起步阶段,焊工核电焊接经验不足。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核电产品的焊接,所有的产品焊缝都是第一次尝试,没有先进经验可以借鉴,只能靠自己不断摸索、不断总结。

时间来到2014年,一项艰巨的任务摆在了白映玉班组面前——蒸汽发生器一次侧水室封头环缝内壁不锈钢与镍基的堆焊。

这道工序作业环境极其艰苦,封头内的作业环境温度有时高达40℃,脚底的温度近200℃,普通鞋底踏进去遇热即溶,焊工们要穿着特制的胶鞋才能作业。白映玉形容,在封头内作业的感觉就像“人站在热锅里干蒸”一般,一位焊工最多焊三根焊条就要出来换人继续操作。严苛的技术要求和严酷的工作环境使得这道工序被行业内戏称为“魔鬼焊接”工序。

之前,该隔离层焊缝质量一直不过关,产品质量和生产进度都受到影响,为了攻克这道难关,白映玉主动成立了质量控制小组,对该焊缝进行焊接技术攻关,把改进措施一条一条列出,要求每位同志都按照要求、克服恶劣环境的影响。她说:“我们把这些细节都控好,每一步都做到位,可能我们的结果就能达到预期目标。”

这一次,白映玉和同事们焊了整整十天。十天后进行PT探伤检测,一点瑕疵也没有!“那次真的就像中彩票一样!”虽然时隔多年,白映玉回忆起来依然显得有些激动,“那一次是我们公司核电手工焊技能上一个重大的突破,是非常有里程碑意义的!”

她最终打破“魔鬼焊接”的诅咒,解决了多年来技术上的难题。如今,这种恶劣工况下一次性合格的焊接技术已成为班组的核心技术,该工序也没再出现过一次焊接质量问题,(并且完成时长也由10天缩短至7天),为公司节约了大量的质量维护成本,提升了公司产品制造效益。


助力更多人依靠技能成才

作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白映玉五年来持续关注技能人才的发展和培养,2018年,她提出了《关于促进企业发展,怎样培养和留住技能型人才的建议》;2019年提出《关于加强产业工人中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的建议》;2020年提出《关于完善特殊工种提前退休审批制度的意见》;2021年提出《关于进一步规范开展职业技能竞赛的建议》。今年她准备提出多措并举提高技能人才薪酬待遇的建议。

拓展技能人才上升空间,激励更多人投身技能报国成为白映玉新的奋斗目标。白映玉工作的东方重机焊培楼内,机器轰鸣。这里是华南地区唯一一家民用核安全设备焊接人员资格考核单位,也是焊接培训中心,并与广州市技师学院联合打造了技能人才联合培养实训基地。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们手持焊枪,在火花四溅中,追寻着技能成才的可能。

工作31年来,白映玉从焊接产品,转型到焊工培训、培养技能人才上。她目睹着国家职业教育的日益壮大,越来越多的比赛给了年轻人施展技能的舞台,也感受到国家对技能人才的重视。她的“00后”徒弟同样毕业于自己的母校四川锅炉高级技工学校,在校期间通过技能大赛获得高级技师,工作仅两年时间,通过参加职业技能竞赛获得广东省技术能手、东方电气集团青年岗位能手称号。如今,徒弟也带起了“小徒弟”,白映玉“晋升”成“师爷”,也期待着越来越多的高技能人才、大国工匠的诞生。

 

“家长们不用担心自己孩子进了职业院校就低人一等,我们也可以通过走技能成才的道路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实现自己的梦想。”白映玉说。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